随遇而安_祾

叔控 Jeremy Irons Hugh Laurie Colin Firth Al Pacino Gary Oldman Tim Roth 😘

dear friend 加略特X亚当 抖森佩佩吸血鬼AU

食用说明:本篇与相忘于江湖也就是瑟爸和加略特的那篇有相互关联的,本篇是加略特在遇见大王之前的故事。由于唯爱永生故事发生在底特律,所以也是本篇故事发生的地方。本文纯友情,没有肉,没有生子,差不多五六章结束了。本文不止抖森佩佩的吸血鬼角色,还有法鲨一美的角色出现。(注:韦斯利是一美在通缉令的角色,法鲨还是用了老万的名字艾瑞克)本篇倒叙,回忆杀。与前篇相忘于江湖同时更。 第一章 底特律 昔日繁华的汽车城日渐荒凉,轰轰烈烈的破产事件之后,这座城市更是被媒体冠上“废城”这个名字。但这些并没有抹去圣诞节本应有的快乐,三两好友聚会喝酒,街头依旧有商家打折的海报,游子回家团聚,也许天下的游子都会有这样的心情,他乡的某个街口似乎在自己居住的城市里见过,不起眼的咖啡馆也勾起对故乡的回忆,与人聊天时不经意聊到自己居住的城市,都会为之高兴,从异乡回到自己生长的城市,一草一木,墙上的涂鸦也好像艺术品。 背着背包的男子匆匆赶路,并不像普通的游客,他似乎很坚定他想要去的地方,他裹紧上衣,夜晚的风越来越大,路上时有醉汉出没,也有聚会回家的年轻人一起大声说笑着,巷子里的灯光并没有街上的明亮,他转过几条巷子终于到达目的地。他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,“请问是谁在外面?” “韦斯利,是我加略特。”主人很快开了门,“欢迎回来,老朋友。” 屋内暖气温度适中,韦斯利早就为他煮好了咖啡,摆设基本和他离开时一样没有变化,音乐器材和墙上的名人相片被擦得干干净净,韦斯利给加略特的一本本相册和日记本腾出了些空间,加略特翻阅着他的相册,加略特辗转了世界各地的城市,从来没有任何一座城市能够留住他的脚步,他在他的列表上划去了一个个地点,又增加了新的地点。他生活已离不开旅途了。他和坐在一起韦斯利聊了很久,他在雨林差点被毒蛇袭击,如何学会潜水,中国的山川,以及非洲一些部落奇特的风俗。“好了,老兄,留着这些话以后记入《加略特游记》。”韦斯利开玩笑道。“真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经历这些,韦斯利。” “底特律更需要我,也许我更适合在家里”,起身去到另一杯“况且我答应了你,还有亚当。”“你该为你自豪,加略特,亚当说得没错。” “我们总该忘记过去,不是吗?韦斯利。” 两人彼此沉默一阵。“好了,我想要听完你的游记得多喝几杯咖啡。我去放几首我们最爱的曲子。这暖气让人昏昏欲睡”韦斯利打破了沉静。 小夜曲回荡在静静的房间里,新年让亲人团聚,让人们诉说他们的回忆,壁炉的火照的房间通明,新的一年,都该忘记过去,迎接新的日子,无论从前有多么痛苦的记忆或是困难的日子,今夜,只有回忆。 第二章 99(99为摩斯密码中代表不友好的离开的意思 五年前 底特律的冬季很寒冷,常常降雪,今年也不例外,但今年十分幸运的躲过了暴雪的摧残,路上变得湿滑,不少路人摔倒,各家庭院里常能看见孩子堆得各色雪人,加略特匆匆赶着路,他用围巾蒙住口鼻,以防让路人看见他奇怪的红色眼睛。下雪天是孩子们的狂欢节,就算是路滑孩子们都还是会聚在一起打雪仗,几个孩子从加略特身边跑过,跑得稍慢的孩子为了赶上他们,迅速的跑上前结果因为地太滑滑倒在地,“小心!”加略特将他扶起,拍去了那孩子身上的雪,“你还朋友们在等你呢。” “你的眼睛...是红色的?” “瞧,我是魔法师,只有魔法师才有红眼睛,我想我得走了,我还有人要去见,你知道魔法师不能迟到。”那孩子的朋友们见他没赶上就跑回来。加略特可不会应付这么多孩子,“那么,再见吧。” 他裹紧围巾一路慢慢小跑,跑进了巷子。巷子纵横交错,一幢幢楼之间的间隔也比较近,如底特律的迷宫般坐落于此,这里的治安不够完善,常看见有打群架的青年,吸血鬼不能被人类发现他们的存在,所以加略特都不会在意。他只希望刚才别被其他人类发现。巷子深处传来拳脚交加的殴打声,加略特一如既往的无视了一切,当他隐约听到里面领头的人说”这里有我的领权,你无权违背我。你是冈格罗族还是布鲁赫族的?”为了分辨抓到的是人类还是同类,那人氏族之间才明白的语言说道。在这一带生活的除了冈格罗族和布鲁赫族,还有是梵卓族,但每个族群都有各自的栖息地,吸血鬼领域通常是亲王的辖地,有些地方的亲王力有未逮,会将辖区暂时分封给长老们管理。而且冈格罗族和布鲁赫族共同敌人是梵卓族,雷伏诺族。此人显然不是长老,一定是族群年轻的叛逆者在这里拉帮结派。 那被推倒在地的青年说不出一句话,蓝眼睛满是不甘和恐惧。他的东西撒满一地。因为寒冷与害怕他有些发抖。
“雷伏诺族。”加略特喊道,“我们还未向您引荐,真是抱歉。” “雷伏诺族,看来你们不过是无家可归的旅行者。记住这里是我的领权,我叫艾瑞克,这一带是梵卓族领地,以后你们在这里就自由了,当然是在不犯事儿的前提下。加略特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,艾瑞克看了一眼地上的青年,”别紧张,老兄。”他从体面的上衣口袋拿出一封信给加略特”再见了,加略特。这封信给你。”带着他的手下走远了。 加略特扶起那青年,“刚才真险,谢谢你,你们刚才说了些什么?”加略特帮青年捡起他掉在地上的东西。 “我只是在斯拉夫语地区生活过一段时间,知道一些那里的语言。我告诉他我们是朋友,他是这一带的......管理者,你知道这些拉帮结派的头儿都这么称呼自己。住在这里最好别多管闲事儿,兄弟。” “我是这里警局新来的警员,韦斯利。”加略特摇了摇头,新来的警员都这样,正义凛然,想保护居民,但他想这种热情也维持不了多久。“加略特。”加略特把韦斯利的东西给他,“好啦,拿上你的东西快回家吧,警员先生。再见!” 加略特转身打算走,他不想让韦斯利怀疑他。“再见,加略特。你可以随时来找我。”韦斯利也迅速离开了。加略特翻开信封上面写着大大的99两个数字,他皱了皱眉头,来者不善。 他们不知道,在巷子深处有双眼睛目睹了这一切发生,'起风了。”他静静地说了一句。 第三章 亚当 加略特除了在他潮湿又阴暗的屋子里之外,就是在街角处那间无名的酒吧度过了,这间酒吧之所以没有名字就是因为它是吸血鬼聚会的地方,十分不引人注意。这间酒吧的吧主叫弗拉德,留着黑发,并不十分深陷的眼窝和黑眼睛让他看上去像亚洲人,他的眼睛洞察一切。他话很少,人们对他过往知道的也很少。他身上散发着妥睿朵族天生的优雅,他常在酒吧用略沙哑的歌声唱着情歌,或是在角落静静品酒,所以外界将他们氏族称为“享乐主义者”也是有原因的。 加略特是弗拉德老朋友,他觉得巷子的事儿应该和弗拉德说,但当他到酒吧门口时听见有争执声。他在窗外看见艾瑞克和弗拉德,艾瑞克周边站着一个瘦高的男人,蓬乱的头发遮住了一只眼睛,那没被遮住的墨绿眼睛,有一瞬间让他觉得里无限的无奈和悲伤,他不像是艾瑞克阴险的手下,倒像个落魄的艺术家。加略特正犹豫进去帮助弗拉德,这时那男人似乎发现了窗外的他。加略特正想进去直接表明身份,却发现那男人用眼神示意他让他别进去。“给你三天时间考虑,弗拉德,是否离开底特律。” 艾瑞克站起身,撑着桌面对弗拉德说。“艾瑞克先生,”弗拉德望着艾瑞克,气势丝毫不输给他。“我给你三秒考虑是否离开这间酒吧。我的族人不会输给你的族人。”艾瑞克冷笑一声,凑近弗拉德说了一句,弗拉德瞪着他,说不出一句话。他直起身,向望着牢笼里的夜莺似的望着他身旁的男人。“走吧!亚当” 加略特躲在暗处,看见亚当回头看了他一眼,便匆匆和艾瑞克走远了,他看见弗拉德坐着,眼里短暂的悲伤后又恢复了弗拉德原来的英气,他独自收拾着,也许第二天,不会有人知道这短暂的争吵,就像没有人过问弗拉德过去。加略特走在回家的路上,加略特想着为何刚才没有进去帮助弗拉德,可是自己又怎么争得过艾瑞克,他想进去帮助弗拉德可是却眼睁睁的看着。“懦夫!”他骂自己,他又想着亚当,想起他的眼神,亚当究竟是谁。他究竟是敌是友。

评论
热度 ( 7 )

© 随遇而安_祾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