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遇而安_祾

叔控 Jeremy Irons Hugh Laurie Colin Firth Al Pacino Gary Oldman Tim Roth 😘

【原创】无言的故都 第一章

【时代背景是民国时期,文中所用的图片都是参考形象,欢迎提出文中逻辑错误,因为我也是一边学习一边写的,不会所有内容都涉及到,如果各位发现历史背景或时间错误,都可以提出哦!文中如果出现一些知识,我会在后文列出的。】

 若你在静仁住久了,那你不会惊讶于这里人们作息。水面的豰纹,艄公的沙哑嗓音,老汉烟斗的烟圈都融合在你记忆里。镇子不大,镇东是全镇最热闹的集市,吹糖人的,卖雪花茶的,跑旱船的,卖槟榔糕的小贩,偶尔能看见镇外的戏班子来镇上唱戏。镇子虽离京城远,但有风吹草动消息依旧传到了镇上的每间小茶馆。鱼早市在平旦时就结束了,所以人们都要起个早去买新鲜的鱼。各家店铺陆续在旭日冉冉升起之时都开张了,虽然天气渐凉,但年底各家都很忙,所以不得不冒着寒风去店里。

 ‘阿珝缩着脖子双手卷进袖口里,顶着他的红鼻子毫不情愿的出门,他鼻子常年红着,个儿矮,他有些结巴,说话声音像是闷在鼓里发出的。他的眼睛虽小,一着急起来就瞪着他的眼睛干巴巴的看着别人,说不出一句话。他在镇上有个冤家,路鸿永—也是他的东家—镇上的雷公。

路家都不是好惹的主,路鸿永矮胖身材,油光满面,他总是拿着大烟斗指挥他的伙计。他那妻子顾巧颜更是了不得,好像脸是画布似的,各色胭脂水粉往上涂,她常尖声细语的埋怨着路鸿永,她的嘴巴满脸跑,路鸿永总是赔笑听着,顾巧颜有时也会埋怨店里的伙计,或许梦里也依旧张着嘴埋怨着人哩。若论起唱戏,路家真是一流的戏子。他们谁也不怕就怕比他们有文化的,一来有面子,二来有了炫耀的资本。他会故作清高,然后慢慢说出他从别人嘴里听来的真理。虚伪的掌声造就了他,若失去了这些,他也就成了烂泥。

他们顶看得起医德堂的邵渥堂,虽然学医但对书画自有他的风格,路鸿永常去用他贫乏的知识假装求教,以此来填充他空空如也的脑袋。不知那阵风如何刮进了他们那儿,他们一听说邵府要摆宴席邀请对字画感兴趣的友人,便自作主张,以友人身份去。

说话说多了走漏了风声就容易找来麻烦,可惜路鸿永明白这一点时为时晚。打铁的铺子在路家布匹附近,两家隔街看得到。刘铁匠住镇西,以他为首的是一群不引人注目的人,他们各司其职,在镇上落下脚跟,由他们一席之地便是幸运,也不想与人争高低。刘铁匠有个养女,乐谊,生的灵气,美中不足的是鼻子有些歪,眼睛像是会说话似的看着你,她主要还是卖自己的绣品为生,平日里会给刘铁匠和他的几个朋友唱唱曲儿。年底各家置办新衣服,这时估衣人就有利可图了,估衣人间常有”暗坎儿“、他们抖抖衣服看看尺码心算出来,再卖出去。

路鸿永可就不开心了。他打着小算盘想让镇上的人来他这儿。他喊来伙计来实行他的计划。他那空空如也的脑袋一下丰富起来—就连他也为之得意。碰巧被乐谊看见了,她没看清是谁,只记得是矮个子,缩着脖子说话,之后像是偷了油的耗子一溜小跑躲进了小巷子里。没想到那人回头一回头瞥见了乐谊,乐谊赶紧缩回墙后,一路跑回家,没想到一连几日风平浪静,她也放心出门了,没和刘铁匠说一个字这件事儿。前几日她按平常一样去镇上接她父亲,几个尴尬人盯上了她,她故意绕了几条巷子,突然一转身躲在墙后,一阵脚步声在逼近,她贴着墙慢慢往边上挪。这时一个人喊道“那丫头儿在那儿呢!路老爷!”那人声音如同蒙在鼓里,接着一连串脚步声渐行渐远,乐谊没命的跑回了铺子,坦白了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。刘铁匠最见不得背后捅刀子的人,“乐谊,你这几日去五爷那儿躲着,告诉他这件事儿,看他怎么说。”虽然嘴上答应了女儿,然而终究沉不住气,路鸿永说要买下他的铺子,两人一言不合,出手打了起来,“我要是认怂我就不是刘承勇!”刘铁匠胀红了眼睛“不可理喻!简直不可理喻!”路鸿永憋红了脸只吐出这几个毫无气势的字眼儿,他们最后被人们拦下。乐谊和五爷也一起来了,阿珝远远躲在人群后,偷偷的看着。路鸿永被打青了眼,见人多也不好爆发他的脾气,捂着眼睛悻悻离开了。

暗坎儿:估衣行的经营方式很特殊,以吆唤做宣传。伙计们每天照例把所有的货物逐件的折腾一遍,每拿起一件,都要吆唤出价码来:“这个吆唤卖,里面三新的大夹袄,就五吊八!”于是找来无数围观的行人.卖估衣讲究暗码儿和行话,谓之“暗坎儿”,也叫做“笔”,什么“老浑笔”、“柳字笔”、“桃字笔”、“番字笔”,直到 “杓字笔”,就是由一至十的数码。伙计们把一件估衣抖开先要翻过底襟瞧瞧码儿,然后马上进行心算,才能吆唤出来。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随遇而安_祾 | Powered by LOFTER